家具

1/50页 共1480

海南花梨收藏家 20余年奔走收集民间花梨文物

时间:2018-5-21 文章来源:南国都市报 文:易帆 陈卫东

  

  20余年奔走收集散落民间花梨文物 500余件珍贵“海黄”藏品留存传世 海南花梨收藏家符集玉:但留一方木 还与海南人 木作匠心。


符集玉讲述他的收藏故事 记者陈卫东/图

  在海南黄花梨收藏界,坐落在海口大洋村的降香缘黄花梨文化艺术馆几乎无人不知。在这里,满满当当地陈列着500余件大大小小的黄花梨文物:牛铃、牛轭、臼、杵、供案、八仙桌、米柜、炕桌、交椅、官帽椅、凉榻、房梁……这些珍贵藏品,曾在首都博物馆、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海南省博物馆等各大博物馆陈列展出,向观众展示海南黄花梨文化。

  近日,记者探访黄花梨文化艺术馆,近距离接触这些在历史长河中保存下来的较为完整、系统的海南民间黄花梨文物。这是符集玉20余年奔走收藏的成果。

  500余件藏品展示海南特有花梨文化

  走进降香缘黄花梨文化艺术馆,琳琅满目的黄花梨文物,按照不同的用途、风格划分片区陈列,年代跨越明清至现代,每一个小物件,都“来头不小”。造型简约的凉榻、花纹华丽的供案、代表黎族特有农耕文化的舂米桶……这些器具,都反映着当时的海岛文化、生活。

  “供案、米柜、舂米桶……我这里收藏的黄花梨文物,无一不是在海南民间,甚至不少是在黎族同胞手里收来的。”5月17日,符集玉向记者介绍起他的“宝贝”,如数家珍。

  虽然如今黄花梨贵比黄金,但符集玉认为,“任何木料都是为人服务的,除此之外别无任何用处,黄花梨也不例外”。

  艺术馆中的500余件藏品,在符集玉看来,是海南的特有文化,失传了便不再有。因此,他多次将这些文物送至各大博物馆陈列,展示海南花梨文化。


符集玉的藏品——整套清代供案

  20余年收藏之路 从源于生计到留存传世

  符集玉是2014年海南省十大收藏家之一,现任海口市工艺美术协会理事长、海口市收藏协会副会长。

  他与黄花梨“结缘”于一次广州之行。那是1992年,在参观了家具厂后,符集玉开始关注海南黄花梨家具。符集玉说,对花梨文化的认识和钻研,最初的确源于生计,但渐渐地,在挖到第一桶金、事业起步后,他开始有意识地收藏能代表海南民间花梨文化的文物,并不轻易交易买卖。

  散落在民间的花梨文物不好找。起先,符集玉总是骑着摩托车奔走在海口附近的遵谭、龙桥、永兴等地,随后又乘车到偏远的乐东、东方各乡镇,每到一个地方,他就打听谁家有料、谁家要卖老家具。有时看中了一件好的花梨器物,往往要花上几年甚至十几年来跟踪关注它们。

  上世纪90年代末,黄花梨走俏市场,符集玉将事业做到了北京,但最终,他决定回到海南,将事业扎根故乡。

  符集玉认为,在现代文明的侵蚀下,海南原住民的传统文化正在逐渐消失,那些原始的、古朴的黄花梨老家具、老用具也越来越少。作为土生土长的海南人,符集玉觉得自己有义务把真正的、原汁原味的海南黄花梨文化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欣赏;他想要把这些记录海南传统文化的历史物件保存下来,留给海南人,让海南留住曾经的历史。


独木器舂米桶、舂米杵

  一只珍贵的木桶 他辗转数年不惜重金购回

  在符集玉的藏品中,一只黄花梨整料制成的舂米桶最为珍贵,这件文物曾多次在中央媒体“亮相”。

  舂米桶曾经是海南黎族群众使用的舂米器具,随着机械器具的广泛使用,传统的舂米桶除了只在一些仪式上出现之外,已经很少有人再使用这种原始器具,而黄花梨木做成的舂米桶更是难得一见。

  这只全国目前最大的黄花梨舂米桶,是符集玉辗转海南五指山、广东中山等地,经几年追索,打听到已从海南流落到台湾地区。于是他通过广东的朋友,不惜重金从台湾藏友那里购回,并要为舂米桶的制作工艺申请非遗项目。

  一个质朴的心愿 建基地传承黄花梨工艺

  还有一套清朝时期的供案,案桌、八仙桌、八仙椅……器具齐全,十分难得。“这套文物很能彰显海南独特的供奉文化。”符集玉介绍,案桌上,精美的花纹有美好的寓意——石榴、牡丹、松、鹿、杨桃、佛手等花纹,象征着多子多福、大富大贵。此前这一整套供案在首都博物馆展出时,就曾引起不小的轰动,也让更多的花梨爱好者了解到海南民间花梨的独特文化。

  符集玉告诉记者,曾有不少收藏家想重金收购他手里的藏品,但均被他婉言拒绝。

  如今,符集玉在黄花梨文化馆中,建起了黄花梨加工基地。在这里,他种植了十余亩黄花梨木,探索传统花梨制作技艺与现代家具的融合。“文化需要发展、传承,如今海南特有的仿明清花梨家具加工工艺得到了不少认可。”符集玉说,自己这么做更重要的在于留下一笔珍贵财富给海南子孙后代。

  
海南花梨收藏家 20余年奔走收集民间花梨文物-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