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页 共2792

美国旧金山珍藏的三件宋代兽玉雕

时间:2018-8-16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钟伟/湖南长沙


图1

  在中国古代的艺术主题中,动物题材早于并多于植物题材,祥瑞动物早于并多于写实动物。同时动物题材中大凡与写实动物不能划等号的,在是与非之间的动物,皆称之为“兽”或“瑞兽”。如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为“亚洲艺术馆”),其馆藏的三件别致的宋代兽玉雕,就是华夏祥瑞动物题材艺术品中的代表佳作。

图2

图3

  属于瑞兽玉雕的,是亚洲艺术馆珍藏的两件玉兽。其中的一件白玉兽(图1),高8.3、长10.5厘米,以新疆上等白玉雕琢而成;色泽温润典雅,光洁迷人,保存完好。此玉兽作奔驰后顿足回首状,四足前撑,长尾卷曲,双目远眺,仿佛是一场动物赛跑的冠军,到达比赛终点后正在等待后来者;而不像“龟兔赛跑”中那骄傲的兔子,倒像是非常有“涵养”的“绅士”。其雕琢神情并茂,不失为宋代瑞兽玉雕中的精品。

  另外一件玉兽(图2),材质为青玉。它长13.3厘米,青白玉质,表面褐色沁泽,并且还带细裂纹,保存完整无缺。该玉兽作蹲伏状,四肢向前伸展,长尾自然弯曲,侧视圆目,背脊鬃毛编织成绳索状。其安逸自得的神态,大有“我是瑞兽我怕谁”的“你奈我何”味道。

  亚洲艺术馆的这两件宋代玉兽,一白一青,一站一卧,动静结合,相互呼应,可谓“兽中双雄”。并且玉兽的质地品质、造型神态、雕刻技法等方面,其艺术水准自然不在话下,绝对属于我国古代玉兽精品中的珍品。至于玉兽的时间断代问题,南京博物院研究员、中华玉文化中心顾问殷志强教授,在他所著《旅美华玉——美国藏中国玉器珍品》中说道:“根据我国陵墓石刻、地下考古出土石、陶、玉、铜等质地瑞兽材料显示,这两件玉兽与宋代皇陵石刻比较接近,尤其是瘦弱的身躯、外凸的双眼、自信而又带哀愁的神态,更加体现出宋代动物雕刻的重要细部特征,同时也符合宋代社会的艺术审美风格”。

  除以上两件玉兽以外,亚洲艺术馆还珍藏有一件十分别致的兽首玉杯(图3),同样也属于宋代的兽玉雕。其高8.9厘米,青白玉质材料,表面通体呈褐色,但色泽深浅不一,兽首头部较深,并有明显的过渡层次,属于巧色玉雕工艺。玉杯由杯身、底把两部分组成,构成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古杯形式。杯身呈圆形,口沿部分带宽弦纹,通体光素无纹;杯把没有立于上端外侧,而立于杯底,兽首形似牛首状,双角上翘,双耳外招,双眼微睁,温柔地依附于地,形成一个稳定的杯座,既可以作杯底,又可以作把手,可谓一举两得。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有极少数学者把兽首玉杯称为角形玉杯,其实这是错误的,因为两者属于不同系统的杯。角形杯是模仿兽角尤其是牛角造型,在中国的新石器时代就出现了陶角形杯,汉代也有玉角杯出土。而兽首玉杯是外来造型,是受古代波斯金、银、象牙等名贵材料,制作的名为“来通”造型的影响。古波斯认为来通杯是圣物,用它注酒的话可以防毒,故此广泛应用于上流社会。同时上文提到的殷志强教授还指出:“唐代随着陆路丝绸之路贸易的畅通,来通杯传到中国,并有仿制的玉制来通杯(出现),但形态没有古波斯来通杯形象生动、灵巧,显得有些呆板;因为大部分仿制的玉匠可能还不了解其原始意义,兽首已不再是中亚神兽了,而以牛、羊代替,具有本土特色,显得更为温和。”综上所述,亚洲艺术馆珍藏的应是兽首玉杯而非角形玉杯。

  
美国旧金山珍藏的三件宋代兽玉雕-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