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页 共1395

文房收藏识清供

时间:2019-11-7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吴少华
  好友朱亚夫撰写了《文房收藏》一书,这使我想起钱锺书先生在《写在人生边上》一书中,对屋子有这样的阐述:“不只是避风雨、过夜的地方,并且有了陈设,挂着书画,是我们从早到晚思想、工作、娱乐、演出人生悲喜剧的场子”。从这个角度忖度,文房就是人们生命的文化形态和存在方式,而文房收藏就是这种文化形态的载体。

  文房用具是随着书写的出现而诞生的,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陶器、甲骨与简帛时代,但文房一词,肇自唐代而兴于南唐,《唐书·陆龟蒙传》中有记载,“建业文房之印”即为南唐内府遗存之物。宋人苏易简撰《文房四谱》五卷,凡笔谱二卷,砚谱、墨谱、纸谱各一卷,此即为文房四宝笔墨纸砚的出典,亦为宋代初期文房清供风尚兴起的写照。到了南宋末,赵希鹄在《洞天清禄集》中就将文房清供归纳为十项:“古琴、古砚、古钟鼎彝器、怪石、砚屏、笔格、水滴、古翰墨笔迹、古今石刻、古画。”在此期间,宋代出现了许多文房清供的收藏家,例如苏东坡、米芾、赵明诚,甚至堂堂的徽宗皇帝。有的还留下了影响后代的著作,例如欧阳修的《集古录》、赵明诚的《古器物铭》、吕大临的《考古图》等,就连《宣和博古图录》一书,也是宋徽宗的文房清供的汇编。

  那么传统意义上的文房清供,到底有多少门类呢?自宋初的苏易简的《文房四谱》始,到了成书于明初的《格古要论》,又将文房收藏分为十三类,即:古琴、古墨迹、古碑法帖、金石遗文、古画、珍宝、古铜器、古砚、异石、古窑器、古漆器、古锦、异木竹。明代为我国历史上的收藏高潮,此时的收藏主体,除达官商贾外,更多的是文人雅士,正因为文化人的参与与推进,文房收藏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至明末,在屠隆的《考槃余事》一书中,文房器物的品种达到了45种之多,其中出现了笔觇、途利、叆叇、贝光、韵牌、五岳图、香椽盘、诗筒葵笺等前所未有的文房雅玩,这将文房收藏拓展到一个崭新的领域,直至今天,我们在谈论文房清供时,就必然会引经据典到《考槃余事》一书,由此可见明朝文房收藏对后世的影响力。文房收藏风尚不仅深为国人所青睐,而且传到了日本,成书于日本江户中期宝历乙亥(1755年)的《雅游漫录》中就记载了水滴、压尺、砚屏、印章、法帖、书灯、秘阁、纸签、书帘等34种文房器物。其后,有关文房清供的书籍不断,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日本学者宇野雪村的《文房古玩鉴赏指南》一书译成中文,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此书是作者对中日文房清供的一次系统整理,从另外一个角度,为我们留下了对文房收藏的了解。

  今天,朱亚夫先生的《文房收藏》要付梓了。作为沪上的一位老报人,亚夫君也是一位研究者与收藏者。多年来,他孜孜不倦地从事着文人书斋的研究,对历代读书人的文化形态潜心研究,多有文章及著作问世,拜读之余,颇多受益。同时,他又是位收藏者,专事文房清供的搜集,《文房收藏》无疑是他的收藏之结晶。此书编撰得很有特色,均以“四”为冠,别有匠心,古人崇“四”,例如渔樵耕读、梅兰竹菊、福禄寿喜、琴棋书画等。更有新意的是,作者为当下文化风尚注入了新的内容,譬如签名本、手札、匾额、紫砂壶、折扇等,读来令人倍感亲切,也显示了作者对文房收藏的新的诠释。《文房收藏》一定会给你带来新的知识与新的理念,信弗?请君开卷。 (《文房收藏》将于中西书局出版)
  
文房收藏识清供-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