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那年自制纪念壶

时间:2017-6-28 文章来源:姑苏晚报 寅生


  即将到来的7月1日,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纪念日。

  1997年7月1日,迎接香港回归的庆祝活动如火如荼。在那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作者把已耕耘多年的大系列创作《金石壶》定名为《千壶千印》。适有收古玩的朋友赠送一方老榉木古匾,于是在匾上自书自刻“千壶千印”篆书匾额,并镌上“九七香港回归佳时作”的款文,以表“香港回归”和《千壶千印》这双重纪念。

  在九七香港回归纪念活动中,作者精心创作了一组两枚“香港回归纪念金石壶”。金石壶由青色砚石精雕琢而成,主题壶为:“97香港回归纪念四方壶”(微雕石壶5×5厘米),“四方壶”之寓意为:香港回归、四方同乐。壶体明了简刻“香港回归纪念”文字,并“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吴门寅生”的款文。壶底治有“回归”阳文印一方(见下图)。

  作者在金石壶的壶把设计上颇有切入主题的奇妙构思,把九七香港回归中“9”与“7”两个阿拉伯数字作为壶把造型,提升了纪念壶之趣味和内涵。

  副壶名曰:“三足鬶形壶”(微雕石壶5.5×5.5厘米)。该金石壶创意源于我国四千二百多年历史的龙山文化中出土的国宝精品——陶鬶。细品其壶,三足鼎立,袋足肥大,凸现一种古朴厚重镌秀典雅之美。壶体镌刻“花好月圆”大吉祥文字,并“庆祝九七香港回归”的纪念款文,壶底印文:“花好月圆”。其“刻意思古,力追古法”的创作理念,精湛的雕刻工艺给人留下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见上图)。

  何谓“金石壶”?金石壶即微雕石壶也,随形赋意,把微石壶的底面磨制成平面作为印石治印。有者壶盖之底面,也别出心裁地刻制成一枚小小的印章。壶体上镌诗赋词,刻画题铭,图文并茂,文气高雅。它把观赏性极强的壶文化与博大精深的金石文化合二为一,有机地组合,组成“壶为印、印即壶”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一个全新的艺术载体。不仅拓展了古老的传统艺术,又为之融入了新的内容与生命。

  千壶千印,千姿百态的金石壶其创作的石材均为作者在数十年制砚过程中所遗弃的边角废料。小料小用,杂材套用,变废为宝,综合利用。金石壶大不足核桃,小不过指尖,除了其体形微小外其功能不减,余者与紫砂壶无异。如若在这小巧玲珑的壶腹中注入茶水,在那小小的壶嘴和细微的盖孔中照样会沁升起袅袅的茶香。

  石有五色,壶及千种。金石壶虽为边角废料,杂材小料雕刻而成,但其内在素质不变,石质细腻滋润、瓜肤毂理,集全国各山地优佳良石所制。诸如苏州雘村石、广东端石、安徽歙石、河南盘谷石、江西玉山玉、东北岫玉……作者为了以石仿制我国历代紫砂名家名壶,精心挑选了肖山紫石和合山紫石等琢壶、其色其形几可与紫砂壶乱真。

  “方非一式、圆不一相”,千壶千印融入了浓郁的吴文化气韵,展现了深厚的人文历史。其已完成的系列作品有《苏州风物》《红楼百钗百印百壶》《三十六计》《二十四孝》《历代紫砂名壶(仿)》《十二生肖》《茶十德》……至今集藏在斋的金石壶计六百余款,一壶一品,一品一印,无一雷同,堪称石壶之大全。

  
香港回归那年自制纪念壶-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