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页 共3223

从清代仕女画看当时文人理想中的女性

时间:2018-10-21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由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与江苏省美术馆联合主办的“绰绰清影——馆藏清代仕女画联展”近日在南艺美术馆开幕。鹅蛋形脸、细眉凤眼、樱桃红唇、削肩柳腰,14幅清代仕女画勾勒出当时文人理想中的美女形象。展出作品同时,展览亦对部分画作进行“文本分析”,丰富了观众对作品的理解。

  “仕女”也称为“士女”,最早出现在朱景玄所著的《唐朝名画录》中,至宋中期被广泛应用,一般专指古代社会上层贵族妇女。随着朝代更替,越来越多普通女性成为仕女原型,体现了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

  “仕女画”属于中国传统绘画中人物画的范畴,随着时代的变化,发展得愈加成熟。魏晋南北朝是仕女画的早期发展阶段,隋唐时期繁荣兴盛,元朝时期稍显衰退,到了明清时期在文人画家的积极参与下又获得了长足发展,且在表现手法上亦丰富多彩,得到了较高的成就。选择仕女这一题材的画家往往将心中对“美”的认知投入到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中,并且不同时代的审美意趣也大不相同,从而能看出特定时代下女性美以及文化生活等方面的审美意向。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典藏部主任张安平接受“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展览除了仕女画作,还穿插了清代服装、饰品、明清家具,以期营造当时的闺阁氛围。展览现场设有互动动画,增加了趣味性,同时呈现了文献资料。有的画作对服饰描绘较为清晰,展览便由此展开对作品的“文本分析”,丰富观众对作品的理解。


展览现场

  部分展品鉴赏


《仕女》 钱慧安1875纸本 江苏省美术馆藏

  钱慧安(1833-1911),初名贵昌,字吉生,号清溪樵子、双管楼主,上海宝山人,一作浙江湖州人。善人物仕女,笔意遒劲,姿度闲雅,清新明快,亦间作山水、花卉。为“豫园书画善会”首任会长,海派代表性画家之一,程十发称其为“海派艺术宗师”。

  此画笔意遒劲,细笔干墨,钉头鼠尾,劲峭古劲,神态娴雅。人物以游丝描绘法,将眉目,发髻及服饰花纹勾勒得十分精细。富有立体感,肌理质感自然。兼工带写,精巧淡雅,不艳不躁。

  题款:

  可人如玉,步履寻幽,悠悠花香,尽得风流。

  乙亥兰秋应玉壶老人笔为绶亭三兄仁大人大雅之属即正之

  清溪樵子钱慧安誌于意萲草庐

  文本分析:

  梳后坠发髻,插“步摇”发簪,身着长袖裙衫,外套“半臂”又称“半袖”(一种宽口短袖外衣,似衫去其长袖,袖长及肘,身长及腰)。腰束短裙,肩披帔帛,佩戴“组玉佩”(一般由两种以上的玉器组成,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应该是璜和珩,它们构成了组玉佩的基本结构,此外,还有冲牙、琚、瑀、蠙珠等组成部分,负责穿系和点缀)。佩戴串珠流苏绳结。


《人物书法合轴》钱慧安、何其昌 清 纸本扇面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此两幅画都兼工带写,精巧淡雅,人物构图都重叠布排,以增添画面的复杂度,线条方折如铁画银钩,顿挫分明。脸部造型圆润,线描细线鼠尾干笔,衣褶动势多,多为纵线呈收敛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

  其中扇面二的团扇取材于“张敞画眉”的典故,描绘了西汉名臣张敞给妻子画眉的情形,后多比喻夫妻恩爱。

  题款:

  扇面一:何其昌小楷折扇(此件折扇作品为何其昌小楷书法,誊录了数首词作,多为拟人摹物、寄情于景、感怀伤事之作。其小楷清隽,有清代馆阁气象,略参董其昌等家笔意,章法错落有致,格调颇雅。)

  扇面二:袖中笼得朝天笔,书日归来又画眉。

  甲午八月之吉,仿六如本为丙生仁世兄大人雅属。清溪樵子钱慧安,时年六十,十月二并记于双管楼。

  扇面三:呼女窗前看刺凤,教儿灯下学涂鸦。

  己亥莫(暮)春之初,仿玉壶老人本为杏题题兄大人雅属,清溪樵子钱慧安。


《梨窗仕女》顾洛 清 纸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顾洛(1763-约1837),字西梅,号禹门,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工人物、山水,人物古雅,山水苍润。善花卉、翎毛亦见生动,仕女工致妍丽,尤为著名。

  此画以景衬人,人物神态怡然自得,景物生动自然。以淡墨写意绘庭院中的树木竹石,韵味清冷。以工整细致的笔法写人物,与环境的清寒冷艳协调一致,又能从笔法简逸的背景中衬托出来。

  题款:

  重门静锁金鱼钥,近黄昏候罗衣薄,小窗和雨梦梨花,绿阴院冷秋千索。


《庭园品书图》李峋 清 绢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李峋(丹崕)史料无载,生卒年及生平皆不详。

  李凤苞 (1834—1887),字海客,号丹崖,城桥镇人。少年聪慧,长大后通晓天文历算、地理、兵法,旁及音韵、金石、风角、壬遁、医药、卜筮、诗文、篆隶、绘画等。

  此画以庭园山石疏竹为衬,描绘了三位富贵或官宦之家的闺中小姐,正在评品诗文,身姿柔婉,眼神互相交流,侍女也被吸引回眸。人物神态生动,造型准确,用笔精到,精致典雅。

  题款:

  嫣然一段撩人处,酒后朦胧情思盈。

  辛巳秋日法六如居士笔于翠竹山房丹崖李峋。

  文本分析:


开脸

  脸——面庞秀美,多为“瓜子脸”、“鹅蛋脸”、“长脸”。

  眉——纤细弯曲的八字眉,眉头上翘,眉尾下压,其双眉形似“八”字而得名。据《事物纪原》说,汉武帝曾令宫人画八字眉,后历代相沿习。

  眼——细窄狭长的凤眼、细眼,带有卧蚕

  嘴与唇妆——薄唇小嘴,着花瓣唇妆。


发饰、服饰

  遵循“十从十不从”原则,清代民间女性在发饰服饰方面基本延续了明时期的汉族风格样式。

  发型——梳“牡丹髻”(将头发掠至头顶后系紧,再分成数股,逐一上卷至顶心并固定,形似牡丹花瓣而得名。为使得发型丰满挺括多得用假发垫衬)。后梳燕尾。

  头饰——头戴“金翟分心”(金翟昂首展翅,位于整个发髻正面中心。戴“钿儿”,固定在顶部发髻下,呈弧形,作云纹,带珠结流苏,镶嵌珍珠玉石等)。

  额角戴“掩鬓”(成对,《客座赘语》:“掩鬓或作云形或作团花形,插于两鬓,古之所谓‘两博鬓’也。”《阅世编》称为捧鬓)。

  “点翠”或“烧蓝”工艺(中国传统的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完美结合,先用金或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的羽毛仔细地镶嵌在座上,以制成各种首饰器物。后为保护鸟类,明末民初基本由烧蓝工艺取代)。

  头戴“包头”(用丝、绢等布帛包裹发顶髻并固定,再配合其他首饰装饰)。

  服饰

  着直领“襦裙”(汉服的一种,上身穿的短衣和下身束的裙子合称襦裙,是典型的“上衣下裳”衣制。上衣叫做“襦”,长度较短,一般长不过膝,下身则叫“裙”。“襦裙”是两种衣物的合称)。

  执扇仕女臂挽“披带”(又称“披子、披帛、披巾”,长条形状的巾子,搭在肩上或缠绕在手背间,一般都是薄薄的纱罗裁成,上有印花或是金银线织就的图案)。

  腰间佩戴玉佩。

  丫鬟梳对称的“垂挂髻”(将发分两边,每边下垂后向上折起后用绢绳束好。多见于少女、侍女、丫鬟发型)。

  着“云肩”(披肩的一种,最初只是用以保护领口和肩部的清洁,后逐渐演变为一种装饰物。边缘做如意云头形)。

  腰束“缚裙”(一种短小的围裙,多系于长裙、宽口裤外)。系腰带。


《仕女四条屏》潘振镛1908纸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题款: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雅声。


《仕女四条屏》潘振镛1908纸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题款: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雅声振镛。


《仕女四条屏》潘振镛1908纸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题款: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雅声写唐人诗意。


《仕女四条屏》潘振镛1908纸本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藏

  题款: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戊申夏六月雅声潘振镛写。

  潘振镛(1852-1921)字承伯,号雅声、冰壶琴主、讷钝老人、钝叟,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幼承家学,山水法文徵明,书法、花卉得恽寿平遗韵。传世作品以仕女居多,取法费丹旭,淡雅洁净,肌理细腻,笔姿纤细,与吴嘉猷、沙馥时称“三绝”。

  四条屏描绘了闺阁女子种种闲适自处之态,同时配以不同特色的景物,以景衬人,寄托了或向往期盼或忧郁孤寂的思绪。此画笔意遒劲挺秀,设色淡雅,线条轻柔流畅,布景构图更是增添趣味,仕女造型也为清代常见典型画风,鹅蛋形脸,细眉凤眼,樱桃红唇,削肩柳腰,亦是当时文人理想中的美女形象。


《麻姑献寿图》黄慎1745纸本 江苏省美术馆藏

  黄慎(1687-约1772),字公懋,号瘿瓢,福建宁化人。工草书,擅人物,间作山水、花鸟,为 “扬州八怪”之一。初学上官周,工细,后以粗笔疾行、牵引盘结为特色。

  麻姑,又称寿仙娘娘、虚寂冲应真人,中国民间信仰的女神,属于道教人物。古时以麻姑喻高寿。此画不拘泥于形似,风格粗犷,气象雄伟。衣纹线条顿挫有致,用笔迅疾,墨笔浓淡相间。笔力雄健,人物神情刻画生动。

  题款:

  十二碧城栖第几,飚车绣旙摇凤尾。七月七日降人间,酒行百斛歌乐岂。矜狡狯试经家,长枪顷刻成丹砂。频着六铢历寒暑,顶双髻,学林鸦。花香玉馔擘麟脯,千载蕉花献紫府。不知此去又何年,咨尔方平总真主。珊瑚铁网海已枯,桑田白景更须臾。况睹蓬壶经岁浅,御风天外舞凭虚。

  乾隆十年春三月,蓏圃黄慎写。


《仕女》改簣66.3×32.8cm 1873绢本 江苏省美术馆藏

  改簣,生卒不详,字再芗,江苏华亭(今上海松江)人。画家改琦之子(亦有作其孙)。继家学,工画,精鉴赏。所绘人物、仕女、花卉皆具其父风。时人称改氏一族为“改派”。

  此画线描细劲有力,造型纤细,敷色清雅。笔意秀逸潇洒,轻柔简练,以浅淡墨线勾勒出婉转工细的线条,并以淡彩在衣纹的勾线处罩染,使线条显得更加柔和和淡润。将内衬衣领染为暖色调的红色,与偏宝蓝色的上衣和长裙形成冷暖的对比,突出了整体意境的空灵以及人物的飘逸出尘。

  题款:

  罗衣纨扇晓妆迟,香沁冰肌有所思。越女垂髫娇小甚,折花也爱并头枝。

  颦轻笑浅怯徘徊,相识何年苦费猜,连夜月凉湖上好,弄珠那不荡舟来。

  鏐生三兄雅属,癸酉闰六月十日,挥汗作此,为赏者发笑,不计工拙,是幸再芗篑誌。

  
从清代仕女画看当时文人理想中的女性-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