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意古楼主人梁乃予的冶印生涯

时间:2018-6-19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意古楼印稿》

  梁乃予(1926—2001),字还我,原籍福州,号意古楼主人,台湾当代篆刻书画名家。凡熟悉当代艺文界者,无不知梁乃予之名。除了梁乃予之意古楼门生外,台湾多数的中青年印人,亦都曾直接或间接请益于梁乃予。

万物静观皆自得(梁乃予刻)

雕龙(梁乃予刻)

  迁台之初,由于印人不多,当时在各项美术活动中,篆刻一艺未被重视,梁乃予即已积极致力于篆刻和篆书的研究,其论述与印稿散见书报刊物,早已知名于艺文界。其治印每年平均在200方上下,若不是因工作之故,或许其印作量将更为惊人。梁乃予在其印谱的序文中曾说,20岁来台,以一手末技,很快找到一个最低微的职务,此后做了近三十年的美术设计工作,日常共笔墨颜料相伴,与作画家的愿望相近实远,为“五斗米折腰而已”。事实上除了篆刻的成就外,梁乃予亦擅画,特别是工笔人物与漫画,然而因其在篆刻上的卓越成就与贡献却早已掩盖过其他了!

  梁乃予对作品的自我要求甚高,特别是当作品完成后的展示与付梓成册。其尝谓:“作品比作新媳妇,读者则是公婆……遇到不如意时(付梓成集时),捶胸、顿足甚至吐血也无济于事,只有忍耐再忍耐。”此为梁乃予为学治印的严谨态度所致。其对三代、秦、汉金石之学研究甚深,举凡以甲骨文、金文入印,其考究之深,印量之多,可谓台湾第一人。此外亦致力于隶书的研究,特别是对《汉祀三公山碑》的研究与临写,可谓当代无出其右者。梁乃予早年从高拜石游,深受拜老之影响。尤其在篆隶的笔法上,展现了古朴、圆浑、厚实的特色。在转换入印后,更显古意盎然、风格独特。事实上,梁乃予并未受到任何师承或门派的束缚,曾自述:“没有师承门派的约束,不受营利的心理限制,任意发挥,像海阔天空、行云流水。”可见其创作是在客观环境与主观思维的双赢下所产生的独特风格,这与其早年从事创意漫画和美术设计的工作不无关联。可谓是,从扎实的传统中撷取精华中的精华(古意),进而建立,“转承”风格的独创性,前有可循(清末民初的流派印风),后有可追(新世代的台湾印坛)。

  梁乃予桃李满天下,除了意古楼入室门生外,还先后执教中油公司篆刻社、美术协会、胜大庄艺术学院、人民团体活动中心、中华艺苑及台湾艺专等社团与院校。梁乃予对学生之习印要求严谨,尤其强调摹刻古印之重要性。无论秦玺、汉印,朱、白文或名、闲、纪年章等,既人印,必字字考究,用字之误必前功尽弃,此败甚于布局章法之不当。到台湾五十余年,所教过的门生,杰出者众,尤其是当今篆刻名人。

  梁乃予印风一如其为人,内敛沉稳,谦和自持,有容乃大。梁乃予每治一方印,从未敷衍应之,故其求完美的治印态度令人印象深刻。其曾治一方印,几近完成时,弟子亦认为几乎已无可挑剔,然梁乃予仍是为求更完美而百般思索其间之弊,久久不愿罢刀,直至完美无瑕且无懈可击方成,少则数时辰,多则数日。其不论为谁治印,或闲章,或名印,其布局巧妙,虚实相应,结构完整,字字考据,刀刀结实,笔笔劲挺,不卑不亢,可谓在方寸之间即得磅礴之气。其不仅为当代台湾最杰出印人之一,也是对当代中国篆刻艺术教育作出很大贡献的篆刻家。(金秦

  
台湾意古楼主人梁乃予的冶印生涯-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