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342页 共10254

匠心中国 大匠之风 | 唐卡艺术大师娘本

时间:2018-10-2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娘本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热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协会副会长

  在青海南部的高山峡谷之间,由南向北流淌着一条湍急的河流——隆务河,流经同仁县境内时突然变得深沉舒缓,冲刷和滋养出一片神奇的土地,热贡。这是一片被造物者宠爱的土地,更是一片被宗教洗礼的圣境,被称为“藏画之乡”的热贡,也是唐卡艺术的起源地之一。




《莲花生大师》(黑金)

  唐卡(Thang-ga)也叫唐嘎,唐喀,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千百年前,西藏人与他们的牲畜在辽阔而荒凉的高地上逐水而居,裹成一卷的唐卡便成为漫漫长途中随身携带的宇宙,“只要把唐卡系挂在帐篷里,哪怕是一根树枝上,宗教的光芒便会使艰辛的日常熠熠生辉”。 古来藏地严寒险峻,人们将佛国的信仰和文明的光辉细细密密地织入这瑰丽华彩的方寸之间,代代流转,直至今日。



  在藏语中,唐卡画师统称为“拉日巴”,意即画佛或神的人。国家级非遗项目(热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娘本,便是这样一位“拉日巴”。在隆务河畔,接过历代拉日巴手中的画笔,延续着这神圣的文明,为时代祈祷。

  万物朝圣  执笔修行

  在被认为最接近佛国的藏地,万物皆有神性,每个生命也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朝圣与修行。


《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红唐)

  拉日巴的方式,是绘制唐卡。一幅幅唐卡绘制,便是一次次佛神重现。


《宗喀巴上师 供奉图》 (红唐)

  “唐”指广袤的空间,“卡”是追求极致的圆满。唐卡被誉为藏族的百科全书,凝聚着藏族宗教、历史、科技与艺术各个领域的文明精粹,传世唐卡大都是藏传佛教和本教作品,用明亮的色彩描绘出庄严的佛国世界,是双手永远合十的藏人内心澄澈信仰的化身。一副唐卡的绘制,便是一场修行,不仅在绘制之前,画师要经过严密的绘前仪式——安静禅坐,自心进入意境,口中默念所画的佛、菩萨、本尊的咒语,在佛堂前祈求“赐我内心豁亮思画即成之福分,五明中工巧明一切知识;画成至尊佛陀身像之福分”等,并在绘制中要经历“制作画缦”“浆制”“矫正和打线”“勾草图”“颜料选择应用”“上色”“勾金线”“装裱”足足九道工序,最终圆满成就妙相俱全的佛像,修成菩提正果。一副唐卡的绘制过程短则半年,长则十年,这难道不是一场调动所有感官意念、体力精气的修行?“一个画师一生中的创作时间是有限的,20岁到45岁之间身体状态的巅峰也就是创作的黄金时期,一个人一生独自完成的作品,也基本就在50到60件。”娘本这样说到。这也是一场不断突破克服“人本”的种种限制,无限接近“神性”的过程,以凡尘生命中的年轮来成就另一种永恒,是宗教,也是艺术。

  文明交融  蔚为大观

  唐卡的创作模式,规范要求及内容、构图、色彩等绘画语言是被历代高僧艺术家总结为各类绘画理论,并提炼为画经以后,又通过藏族地区特殊的教育模式--寺院教育进行最重要的传承,各类佛、菩萨、神的头部比例、身相比例有着严格的度量规定,唐卡艺人在习画时,要根据佛经对各类佛、菩萨、神的身姿、表情、衣饰、法器、手印等的严格规定进行学习。如此严格的规则和限定,在宗教层面,最大程度的保证了佛文化的传承,但在艺术层面,也受到不少对于唐卡艺术、热贡艺术创作性的质疑,遵循仪制之下,是否还有画师创作的空间?在这一点上,娘本老师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唐卡,是佛经、《佛造像度量经》和艺人自身的艺术造诣三者的合成物,画师的艺术修为和生平阅历造就了唐卡作品独一无二的风格。娘本师从的著名的藏族艺术大师夏吾才让,就是在题材、内容、形式上创新热贡唐卡的先行者,娘本师承其志,并且发扬光大。



  唐卡自松赞干布时期兴起以来,在一千多年的传承和发展中,深受藏汉文化交流以及藏族各艺术流派等文明交融的影响,可以说,追溯唐卡本源,本就显示着一派蔚为大观的气象。从12岁起,娘本开始系统学习绘制唐卡,得其师夏吾才让真传后,又到四川学习汉地工笔画技法,在数十年的艺术生涯里,娘本不断融合各家所长,形成了成熟独特的个人风格,不仅在老师夏吾才让的影响下借鉴了敦煌艺术的深沉典雅的色彩系统与艺术元素,施色、用金巧妙的融合了热贡艺术的辉煌、华美与汉地工笔艺术的淡雅、空灵,例如画面中的画中的装饰纹样,背光、宝座、花草树木、山川河流、飞禽走兽等,以较轻晕染、色彩效果通透的工笔技法表现,用线缜密、飘逸,节奏韵律分明。造型严谨,在恪守严谨的宗教度量规范的同时又传达出微妙的艺术情趣与情感色彩,例如,在红唐的画作中,依主题与情境,创新地将主佛部分以彩唐的形式进行表现,是艺术美和宗教法度完美的结合体。


《五部金刚之胜乐金刚》

  “佛经千年传承,传承的是这样一种教世人信善的教育之力,唐卡也应该有着如佛经一般的传承传播的力量,这个传承的重点之一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唐卡。”为了这种传承,娘本也在唐卡的内容题材上做了很多带有时代感的尝试,创作了《文成公主进藏》《藏汉一家亲》,《澳门回归十周年》《开国大典》等题材。

  以千年的藏地文明语言,与这个时代对话。

  五色五行  万法归宗

  纵然万变,其宗不可离。“不论在什么情况之下,唐卡艺术中有一样东西是永远不可以妥协的,那就是颜料,这是唐卡的根本。”娘本这样说到。


《释迦牟尼》

  色彩本源于万物,炎黄先民从观察天地运行间,日出日落和时序更迭的自然景色中,得出赤、青、黄、白、黑,五色五行滋生宇宙大地色彩的理论系统。唐卡的颜料,同样是取材于自然万物——珍稀矿藏、宝石和奇花异草。高岭土、云母中提炼的白色,砒石、雄黄中的黄色,朱砂、红土中的红色,青金石、蓝靛中的蓝,铜绿石、孔雀石中的绿以及玳瑁石、桑珠热中的紫。同时,根据各个颜料原材的特性,又可以分为土、石、水、火、木、草、花、骨和宝石九类,凝聚宇宙时空中九大生命体系的能量,诉诸笔端纸上。无论是矿藏或宝石,都是沉积万年,有着稳定的生命结构,制成颜料,同样可以使唐卡的色泽在千年间如一日,尤其是热贡唐卡,偏好用金线,在很多地方描金达到了极致,如佛像的背光、光头、衣纹巴扎与饰物都是描金的重要部位,佛像周围的光环、宫殿、楼台、花草等也用金线勾画。金色,被称为妙色或者好色,佛家认为黄金“色无变”“体无染”“令人富”与“转作无碍”恰好与法身之常、净、乐、我,佛家四德相对应。唐卡中所用金色颜料均有纯金研磨制成,以极细的金线入画,千百年后,温润的光芒依然摄人心魄。


《文殊菩萨》

  但无论是珍稀矿藏、宝石或者黄金,都成本高昂,所以在市面上,出现了不少以广告色,涂料色绘制代替的作品,“如果不是用矿物研磨成颜料,那还能称作唐卡么?”2007年开始,娘本筹建了热贡画院,教授帮助热贡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学习唐卡,娘本表示,即便是在教授这些学生们彩绘的时候,也都会用真材实料的矿物和宝石作为颜料,“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你如果要学习唐卡,就必须在源头就使用正确的方法。”娘本表示,矿物质颜料从研磨到上色,每一步都是学问,唐卡颜料的原色只有十几种,在研磨的过程当中,经过调配,变成后来的几百种,而这其中各种原材料如何搭配,调配出何种色阶的颜色,这些全凭画师的个人经验,此外,对于不同的颜色,其材料性质不同,研磨的力度与手法也不尽相同。“研磨全部完成之后,上色又是一个挑战,如果你一开始用广告色学习上色,那么一定是很难在后面驾驭矿物质颜料的,那个太难上色了。”



  “一副唐卡长卷,往往需要师傅带领徒弟,九到十人共同完成,但出来的作品,就像是一个人完成的一样,这是一种精神,是师徒之间的心灵连接。”几万条细密的笔触,数十道精严的工序,一千三百年的传承,唐卡艺术及传承可谓是人类史上的文明奇观,汇聚着一个民族本源的信仰力量,代代师徒心灵相连的传承,以及如娘本大师这般的艺人,终身的执笔修行。


人们都有着各自的朝圣之路,需要自己慢慢去行。



  宝库艺术中心将于9月28日至10月16日举办“圣途——青海热贡唐卡艺术展”,期间将展出娘本大师20余幅馆藏级唐卡藏品,其中一幅长达38米的巨幅唐卡作品次在上海展出,这幅作品用画笔描绘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绘制坛城沙画是本次“圣途”的展览特色,由两位沙画师傅现场建造一沙一世界。除此之外,本次展览增加了茶之乐事、朝暮课诵、禅定修心、静坐抄经等活动体验,增强与观众的互动,亲临其境感受藏传佛教的艺术之美。

  圣途——青海热贡唐卡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18年9月28日——10月16日(10:00——

  18:00)

  展览地点:上海中心大厦37F宝库艺术中心·珐琅厅

  (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

  主办单位:宝库艺术中心  

  指导单位: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

  黄南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票价:60元

  (公益看展:此次展览属于公益性质,全部票务收入都将作为互助基金支持上海共康中学一位患病藏族儿童。欢迎您走进宝库艺术中心·珐琅厅,感受唐卡艺术,奉献爱心。)






宝库匠心馆    上海中心大厦3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