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尘的美人

时间:2015-8-25 16:10:26文章作者:新民晚报 林明杰
  刚看了一篇让我很意外的文章,那文章写了过去的黄河路,说它曾是上海的摩登之地。我从小每天经过黄河路去读书,至今也时常路过黄河路,从来没有丝毫感到它“摩登”。如今更是觉得这是条乱哄哄、油叽叽、土里吧唧、给这座城市丢份儿的美食街。

  原来,黄河路一带,除了国际饭店,还有我小时候去看过电影觉得其貌不扬的长江剧场,它就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摩登文艺青年的聚集地——卡尔登大戏院。郁达夫约会王映霞第一次就是去那里看话剧。而如今破败的长江公寓,曾住过作家张爱玲。

  多少昔日风流,流入了今日的沟渠,也是世间常事。这不仅发生在上海。在欧洲,不止一次人们发现某位老头老太家里插雨伞的瓷瓶竟然是乾隆官窑;更多见一些明清官窑瓷器还被凿了洞,穿入电线,做成了台灯。连皇家尊贵的陈设都难免沦落风尘,何况其他。然而,这些风尘中的奇珍,一旦被独具慧眼者发现,便无一不被拭去尘埃,在拍卖会的聚光灯下,恢复它往日的华美;在激烈的竞价中,再现它的尊贵。

  有一次晚上,我路过北京东路,依稀看月光下沿街成排的老建筑,恍然有漫步在欧洲的感觉。我们这么多人不远万里去欧洲旅游,赞美它们保护完好的老城市,然而我们有这么美的街区却无法在白天观赏,因为它早已沦落成毫无美感的五金配件一条街,如同潘安衣着寒酸,扛着一条板凳,游走在街巷,喊着“磨剪刀……”。

  最近,我偶然路过南京东路步行街北侧的两条小马路,也都是相当不错的成片老建筑,但也都成了丑得让人恐惧的脏乱街市,几乎不能想象这是上海市中心最繁华的城区。

  我觉得上海就是一座到处隐藏着至宝的城市,但这些至宝需要慧眼去识别,更需要爱她的人们细心洗去她的尘垢,给她淡施粉黛,让她美美地面对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