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江湖,还是艺术?

时间:2018-7-16 15:36:19文章作者:林明杰 艺术林距离

 

  书画圈很久没有热闹事儿了,最近有了。网上有段视频非常火爆:一位白胡子大汉,手持数枚灌满墨汁的注射器,以魔幻的舞步,边走边将墨汁射向由数名礼仪小姐拎着的长幅宣纸。


  原来这位书法家自创了用注射器来写草书。一时间网上“板砖”纷飞。还有一些网友模拟其魔幻舞步,拿着水枪之类,让七大姑八大姨拎着纸张,一通乱射,拍了视频上传,好不热闹!

  我过去不知道这位叫邵岩的书法家,现在知道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段视频中的表演,觉得比较村俗,用上海人的说法就是比较“巴”。那些模仿他的小胖墩、小屁孩的视频则让我笑得不亦乐乎,对网友的幽默感佩服之至。


  但是,我还是习惯性地搜索了一下这位射墨者的资料,发现他的作品尚未可轻易否定。

  在雅昌艺术网艺术家官网上,我看了好几幅邵岩的射墨作品,觉得构图比较讲究,浓淡疏密变化有致,整体有旋律感和力量感,体现出一种奇崛的气息……这和我常见的江湖书法家涂鸦还是有天壤之别。看得出他是认真的,有想法的。

邵岩 《白云游天》

 我又看了他早期写的楷书、行书作品,传统功底还是不错的。那么他后来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不能轻易定性他为炒作和胡闹。

邵岩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用注射器来写书法可不可以?我想,唐代的张旭可以拽着自己的长发蘸墨狂书,高其佩、潘天寿可以用手指画画,海派名画家谢之光随手拿起废纸团、抹布也能作画,石虎曾拿扫帚作画……邵岩拿注射器来当作创作工具又怎么不可以了呢?

  但为什么我也会像很多网友一样不太喜欢他那段视频呢?我觉得还是他的动作和穿着打扮缺乏美感,再加上礼仪小姐拎纸的环境氛围,形成了比较“江湖”的作派。

  随着人类文明形态的巨大改变,艺术进入了当代,也面临着巨大挑战。艺术家寻求新的突破成为主要趋势。无论是尝试新的创作材料、工具、媒体,还是将一些传统的艺术形式(譬如书法)衍生到新的艺术领域,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些原本进行传统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在转轨过程中显得比较粗糙、滑稽,就容易造成笑话。譬如邵岩的射墨,类似于行为艺术了,但是他本人在行为表演上尚嫌陋俗。

邵岩《心迹》

  不过,创作过程的“难看”也不能成为否定最终作品的理由。日本当代书法大家井上有一在创作时又吼又叫,我也不忍看不忍听,但我还是喜欢他的书法。只是井上的“难看”跟邵岩不同,井上是一种很质朴的,无修饰的,发自内心深处的痛苦呻吟,这与他历经的人生劫难有关。而邵岩的表演,则比较“江湖气”,这是不是也与他的经历有关呢?这种江湖气,我在看他的简历中也微微嗅到。

  正当我写这篇文章时,看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一则声明,称邵岩简历中有“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外聘教授”字样,而清华大学没有当代艺术专业,邵岩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无任何关系。

  这也正好让我们看到,艺术圈不是真空,也有江湖的多面性。人无完人,艺术家的一生,不仅应是不断探索艺术的一生,也该是自身不断完善的一生。而对艺术作品的评判,则要拨开江湖的缭乱喧嚣,看到它的本质。

 

林明杰是何许人也?

 

  • 画家、艺评家、媒体人

  • 新民晚报高级记者、艺评专栏《林距离》主笔

  •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艺术总策划

  • 复旦大学哲学院人文智慧课堂特聘教授

  • 中华艺术宫和刘海粟美术馆艺委会委员

  • 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及美术书法篆刻摄影艺术评论专业委员会主任

  • 上海中青年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

  • 国家艺术基金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专家评委

  • 克勒门文化沙龙联合创始人

  • 出版艺术评论随笔集《艺术是同床异梦》《艺术是漏网之鱼》

  • 艺术微信公众号《艺术林距离》

林明杰 (艺术家谢春彦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