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中国嘉德春拍:宣德澄泥浮雕狮纹蟋蟀盆920万元成交

时间:2019-6-12 12:20:24  信息来源:雅昌艺术网

明宣德 御制澄泥浮雕狮纹蟋蟀盆

  [中国嘉德]供御—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

  2019年6月2日晚,中国嘉德2019春拍“供御—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本场共98件精品上拍。其中,明宣德御制澄泥浮雕狮纹蟋蟀盆以720万元起拍,8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920万元成交。(拍前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罐鼓形,盖面及底足玉璧形。盖面及罐身最底为素地,其上再满饰缠枝莲纹,莲纹之上再有五组动作神态均略不相同的“双狮戏球”图案,上两狮相向,爪挟绣球,球上阴刻方胜锦纹,左右飘素绸,其中罐身四组,盖面一组。狮纹肌肉处以减地来表现力度,以阴刻线表现狮身毛发,刀工细腻,活灵活现。盖底及罐身内壁落“大明宣德年造”方框竖款。

  在宋代之前,蟋蟀主要作为“鸣虫”出现在古人的生活中。唐代天宝年间的宫人,将蟋蟀装入金丝笼内置于枕边,在入夜后,人静时,尽情欣赏它如泣如诉的鸣奏。至宋时,蟋蟀从演奏家变为了斗士。

  《御花园赏玩图》局部

  宣德皇帝朱瞻基(1398-1435)1425年继位,1435年春病逝,年仅三十六岁。虽然仅有短暂的九年零七个月。然则,这段时期却为明王朝最辉煌的一段太平盛世。关于宣德皇帝的文献颇多,既有关于其军政功绩的溢美之词,也有关于其“雅尚词翰”、“精于绘事”之类高雅情趣的记载,另还有一条为:“酷好促织之戏”。宣德以降,明代宫廷内促织之风不减,可见如宫廷画《御花园赏玩图》,即有成化皇帝朱见深斗蟋蟀的场景。

  王世襄先生像

  是此春拍的“明宣德 御制澄泥狮纹蟋蟀罐”,近年来凡论述蟋蟀罐的文章中均有引用,而最早将其录入书中的,则是闻名遐迩的北京第一“玩”家,王世襄先生。殷实的家境让王世襄先生在年少时期,得以肆意发展个人爱好,如斗蟋蟀、养鸽、架鹰等。在《明式家具研究》、《髹饰录解说》等专业著作蜚声海外后,也将年少时的爱好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并写出了《说葫芦》、《明代鸽经 清代鸽谱》、《蟋蟀谱集成》等书,为中国传统民间游艺的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蟋蟀谱集成》内页

  根据王世襄先生《蟋蟀谱集成》中的《秋虫六忆》一文中是这样记述这件“明宣德 御制澄泥狮纹蟋蟀罐”的:“我所见到的最早实物(蟋蟀罐)为明宣德时所制,乃腔壁较厚有高浮雕花纹的北式盆。……罐通高11厘米,径14.5厘米,桐华先生旧藏,现在天津黄绍斌先生处”。

  是此春拍的“明宣德 御制澄泥狮纹蟋蟀罐”在20世纪中叶左右,一直为中医李桐华先生的藏品。王世襄先生和桐华先生相识于1932年的小局,此时王先生还在上中学。次年10月,在大方家胡同夜局,王世襄先生出以黑色虎头大翅与桐华麻头重紫交锋,不料闻名遐迩的“山”字竟落败,一时议者纷纷。11月,桐华先生特选白牙青与虎头大翅再度对局,大翅不敌,桐华始觉挽回颜面。“不打不相识”,二人自此订交。此后四十余年间,只要王世襄先生身未离京,秋日必前往桐华先生处请候,并观赏所养之虫,直至桐华先生离世。

  《蟋蟀谱集成》封面

  哪怕交情如此之深,桐华先生也未曾将珍藏的“明宣德 御制澄泥狮纹蟋蟀罐”展示给王世襄先生,王先生首次得见此罐时,已是在天津黄绍斌先生。各中原因,我们只可揣测。或许是桐华先生珍爱此罐至深,唯恐王世襄先生诚心求取,不忍相让,又不忍驳面,索性密藏不宣。在《秋虫六忆》文末,王世襄先生写道:“编辑《蟋蟀谱集成》,更使我怀念桐华先生。他如果健在,集成一定可以编写的更好些,《六忆》也可以写的更充实一些,生动一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