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谁”是艺术市场的“诺亚方舟”

时间:2019-8-18 14:40:53  来源:文化艺术导航

苏富比2019春拍 KAWS《THE KAWS ALBUM 》101.6×101.6cm 2005 成交价:HKD 115,966,000 来源:苏富比

  潮流带来流量,流量聚集资本。当你以为的小众都变成了主流,才知道是时代在变化。反向推倒,潮流和流量都开始成为艺术市场追逐的对象,并在一级市场做出快速连带反应。作为流量担当的“网红展”以及“学术网红展”也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加顺理成章地占据了很多艺术区以及美术馆的大量空间和时间。

  转折,是上半年的艺术市场中被提及最多的一个词。但正在经历改变的人无法知道要走向哪里,只有这一切结束,才会恍然大悟。

  三月香港拍卖开始一直持续到七月内地拍卖结束的二级市场,在温吞的表象下,是各种不断涌现的新浪潮,这些浪潮或将会是把艺术市场推向未知转折的力量。但更大的,来自外部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争的大浪潮引发的连带作用,还未开始完全显现。这一切,都让我想到了华为的“诺亚方舟”。

  华为当下的处境大概能代表整个中国市场在全球经济下的缩影,但华为的危机也让我们看到了华为的远见,正是不断居安思危的意识,让华为在2012年设立了诺亚方舟实验室,帮助华为在这场看起来力量极其不对等的较量中屹立不倒。而如果这能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提供某些参考的话,是否也该为中国当代艺术建一艘“诺亚方舟”,而这个方舟又该由谁,如何构建?

佳士得香港2019春拍现场 摄影/艾米

  香港市场,潮流涌动的新生代力量

  《乐队的夏天》惊艳了这个夏天。说“小众”是一种营销,而当你以为的小众都变成了主流,才知道是时代在变化,这大概也是KAWS的油画作品在香港拍出1.16亿港元的天价之后,很多人的反应。

  潮流带来的流量,流量聚集的资本,将KAWS推向了艺术市场之巅。反向推倒,潮流和流量都开始成为艺术市场追逐的对象,并在一级市场做出快速连带反应。作为流量担当的“网红展”以及“学术网红展”也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加顺理成章地占据了很多艺术区以及美术馆的大量空间和时间。

  某种程度上,潮流代表着年轻,KAWS的成功再次让市场看到了新生代力量的成长,这其中包括买方力量,也包括艺术家。

佳士得香港2019春拍 刘野《白日梦》 22×29cm 1997 成交价:RMB 6,328,800

  面对新生代,以及年轻人所代表的时代更迭,向来作为内地方向标的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在春拍做出了相同的反应,苏富比春拍夜场中加入了包括王兴伟、段建宇、郝量、陈飞、仇晓飞等,过往并不出现在苏富比夜场名单中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佳士得春拍更是单独开设了针对年轻艺术家专场“离心力”,选择段建宇、何翔宇、王光乐、谢南星等中国同西方年轻艺术家一同竞技。最终占比80%的艺术家,以超高估价成交。

  就如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林家如说的那样,潮流是一个入口,吸引年轻一代入场,但新生代的力量绝不会止步于潮流。年轻一代的新生力量,甚至已经在撬动艺术市场的传统模式。而KAWS在香港市场的高价成交,带动了其在纽约拍卖市场上人气和价格的上涨,那又是另一波更远的导向。

北京保利2019春拍现场 摄影/艾米

  内地市场的全面梳理,结果如何?

  相较于香港市场的国际化,内地艺术市场因为税收等很多问题,基本保持着自身特有的一种生态体系,难以突破却也难以突围。

  这个春拍,嘉德、保利、匡时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将从二十世纪“老油画”一直到当代艺术三十年,全面铺开的方式在市场上梳理了一遍。这也被很多人认为是到达谷底,将一切选择权交于市场的表现,而一轮淘练之后,市场给出的答案又是怎样的?

  嘉德一场几乎囊括一级市场全名单的私人收藏专题拍卖,前所未有的聚齐了国内所有画廊的人员到场,也造就了有史以来共识度最高的一场拍卖。最终成交价基本同一级市场保持一致。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级市场的成熟,而从成交价的溢价率高低,则可以排出艺术家在一级市场的受欢迎程度。

  同香港拍卖市场一样的是,内地拍卖时候同样增加了年轻艺术家的上拍数量,但较香港市场名单更为丰富,从最终成交结果来看,似乎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进一步在二级市场波及更年轻的市场。但这丝毫不妨碍个别艺术家的突围,这其中,作为曾经N12成员的宋琨,是最被关注的一位。

  大资本,可以是未来的希望吗?

  在本季嘉德春拍的夜场,重点和高价拍品几乎被几个号牌整场拿下。对于这一点大家评价褒贬不一,很多人认为“寡头”通吃,阻碍了新买家的入场,但我却认为,这些在市场低谷时期拍下重要作品的“寡头”们,或许正是可以支撑中国当代艺术渡过大洪水的“诺亚方舟”。

中国嘉德2019春拍 冷军《世纪风景之三》105×199.5cm 1995 成交价:RMB 43,700,000

  在嘉德夜场上,以总价超过1亿元拍下冷军、陈逸飞、刘小东、赵半狄、王兴伟等重要艺术家代表作品的买家,被推测是泰康旗下机构。是否为泰康正在筹建中的美术馆,我们暂未可知,但如果作品进入泰康美术馆体系,那无疑是一种幸运。从今年三月份画廊周期间,泰康美术馆借用798场地透露少量收藏,所呈现的收藏展水准,让外界对美术馆未来充满期待的同时,也看到了一家美术馆该有的样子。

  美术馆在中国艺术生态链中的作用,一直是缺席的。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虽然我们有了无数的豪华美术馆空间,但对中国当代艺术认真梳理的美术馆,泰康却是第一家。正如知美术馆馆长王从卉在某次沙龙中讲到的那样,美术馆才是那个能够为某一阶段发生的艺术锚定其历史价值的一环。

  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需要一艘“诺亚方舟”,那大资本支持下的严肃美术馆,无疑便是这样的方舟建造者。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